不吃刀子

【ALL埼/杰埼】朝五晚九—05

      复健中,OOC还望轻拍。
      可能我爱的不是老师,而是修罗场?
05
        周末固然过得鸡飞狗跳,当新的一周开始,面对邻居店铺笑着问好时,埼玉就把心里那一点点的不开心放下了,这才是生活嘛。
        埼玉的时间表很准,开工前的15分钟必到,今天却是个例外。

       会议室里安静的异常,学校不是第一次空降负责人,不至于这么紧张。虽然,新来的波罗斯赛亚人的发型、蓝紫色的纹身,加上那套寻找命中注定之人的言论,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中二到爆炸,可这屋里不是还有赤瞳青皮的僵尸男和每天飞檐走壁上班的音速的索尼克嘛,没道理会因为波罗斯中二爆表而噤声。
       空椅子,埼玉迟到而空下来的那把椅子,那是大家心照不宣沉默的真正理由。
       埼玉不声张存在感却极强,他的迟到很多同事都察觉到了,但会议在即新领导波罗斯站在屋里,谁也不好做什么,就在僵尸男在桌下偷发短信给埼玉通风报信时,波罗斯突然发问:
       “埼玉呢,他怎么没来?”
        对方熟悉的语气,实在来的没有缘由,僵尸男觉得奇怪,却没忘记帮埼玉解释,还没开口,假面甜心抢在前面:
       “埼玉他住的远,可能是没赶上地铁。”说完把头撇过一边,看着不是很耐烦的样子。
     
        出乎意料,波罗斯并没有对这个拙劣的借口发难。他注视着埼玉的椅子,喃喃自语:
        “这难道就是命运吗……”说完抬眼,清了清嗓子开始自我介绍和新的工作安排。
        
        办公室里波罗斯认真负责的讲着,听,大家到都在听,甚至连开早会从来都在睡觉的龙卷,今天都认真的异常。
        龙卷敢发誓,就冲这个波罗斯一身基佬紫的打扮,还有刚才的自言自语和那眼神,这个肯定没跑了。
        波罗斯正讲扩大招生时,外面突然嘈杂了起来。

       
        “老师请您务必接受我,我真的需要您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不要吧,有很多人比我更合适你的。”
        “埼玉老师,您难道要再抛弃我一次吗?我那里做的不够好?”
        “哎,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谈话的方向也似脱缰野马,办公室里的大家面面相觑,这会开的委实尴尬,屋里教学计划,屋外‘情侣吵架’。
        虽然时隔多年,但波罗斯一下就认出了埼玉的声音,屋外的对话声音不小,内容也让人浮想联翩,波罗斯听得头上直冒火,顾不上招不招生,开不开会了,一把推门出去。

       埼玉敢用自己的光头起誓,他和杰诺斯扭在一起,绝对是因为对方的衣服过于繁复,两人的关系可是清清白白的,但这一幕落在办公室里鱼贯而出的众人看来却各有解读。
       大部分人还好,杰诺斯样子特殊,大家都还记得这是埼玉老师的小粉丝,但凡事都有例外。
       站在最前面,波罗斯明显是被吓到了,之前还条理清晰对着众人侃侃而谈,这会却没有任何反应直直的杵在那里。
        僵尸男、king、索尼克,这些平时和埼玉关系好要好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倒是和埼玉不咸不淡的假面甜心,意外的脸色不虞的站在远处。
       

        随着学校的熟人,一个个出来,埼玉就算再无感也觉得当众这样不太好看,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但这些到底是埼玉的同事,反倒埼玉是杰诺斯站在这里唯一的理由,杰诺斯跟着收声但手还牢牢拉着埼玉。
        长相稳重的无证没有证依旧很稳,无证骑士率先打破了僵局从侧边走过来,不动声色的拨开了杰诺斯的手,拉着埼玉:
        “叫你搬的近些你不肯,迟到了吧。“
         无证骑士拉着埼玉侧身过去,笑着说:
        “这是咱们这边新来的负责人,波罗斯。你迟到了人家都没追究,还不打声招呼。”

         就在围观的众人都觉得“光天化日金发美男子纠缠秃头不休为哪般”已经是今天的极限,空降来的新领导一句:
        “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位,埼玉“
         一下就刷新版头,”我与你那薰衣草色的约定——空降老板痴恋命中注定的下属的你“,波罗斯凹在那里的样子固然帅,可埼玉却没接住波罗斯的命运。
        他完全没注意波罗斯的命运发言,满脑子都是新领导、迟到了、房租要交、工作不能丢啊,欠了欠身体非常郑重的道歉。
         “您好,我是埼玉,迟到是个意外希望您能原谅。”

        波罗斯在工作上严谨十分严谨,但这次迟到的是他的命运啊,他一副我很好说话的样子,摆摆手还叫埼玉别在意。就在两人一副你好我好的时候,杰诺斯的存在感陡然增强。
         对于这个和自己命中注定之人纠缠的金毛,看众人的反应还不是第一次纠缠,波罗斯实在没有好感,但作为负责人要负责啊。

        “这位,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工作多年波罗斯自觉气场很足,但对方气场也是强到不行。
         杰诺斯一个大步,跨到埼玉身边
        “我是来找埼玉老师进行英文补习的杰诺斯,有问题吗?“
         一副理直气壮样子的杰诺斯,把埼玉气得不轻,英文说的比自己还好,有什么要来学的,再说自己也没有可教的啊。

        英文补习吗?波罗斯知道,作为一个英文学校不好把学生往外推,但这个金毛虎视眈眈的样子,看起来对英文补习没什么兴趣,倒是对埼玉的兴趣更大些。
        他正打草稿,想找个理由把杰诺斯推掉,龙卷先开口:
        “不是说要扩招吗?这不学生就找上门了,他看着年纪也不大,正是埼玉老师负责的范围,您说呢邦古校长?”顺着龙卷的声音回头,果然是校长邦古。
        看到邦古来了,埼玉感觉松了口气,毕竟邦古还蛮欣赏自己的,应该不会发生强迫教学事件。看到邦古来了,杰诺斯也感觉松了口气,毕竟他已经和对方私下确认过,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一改往常的不苟言笑,邦古背着手笑眯眯的走过来
        “埼玉啊,杰诺斯充满了对学习英语学习的热情,你要对他多多关照啊。”
TBC

【All埼/杰埼】朝五晚九—04

冰山酷哥们的回合还没结束,下一章结婚狂小杰上线,XJB乱写。
04
     僵尸男站在埼玉家楼下的树荫里,表情阴晴难辨,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和饿狼一起购物回来的埼玉。僵尸男分不清是什么情绪驱使他到这里,是紧张、愤怒、怯懦、害怕、在乎……,但至少他能确定那情绪十分有力,让他根本没意识到,3个小时后埼玉才出现。
     “yo,埼玉。”僵尸男从树荫下走来,顺手接过埼玉手上的手提袋。
     “这是和学生去逛超市去了?”
     在多次被人抢白之后,埼玉总算在这次先开口。
     “我和饿狼是在半路碰见的,正好没什么事就一起去  了。你呢,怎么找过来了?“
     看表情就知道埼玉一脸坦然肯定没什么,只是这个饿狼出现的还真巧,僵尸男上下打量着饿狼,这么早有够殷勤的。
     “来找你吃饭,你电话没接,就在这等了会。“
     “周末也要好好吃饭啊,脸色看着也不好。一起来吧,菜都买好了,对了今天饿狼也一起。“
    『僵尸男这次干得好,免得就我和饿狼两个人多尴尬啊。』两手空空的埼玉轻松的走在前面,倒是僵尸男和饿狼两个人,看着像是暴走族内定成员,却人手一个购物袋跟在后面。
     ”家里只有简单的茶水,你们先坐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处理一下食材,咱们中午吃白菜火锅怎么样?“放下茶杯,埼玉难得用期待的眼神询问两人。
     “好的,麻烦了。“看着不怎么对盘的两个,回答的时候还异口同声的,相处起来应该没问题,但怕两人尴尬,埼玉还是打开电视”遥控器放在这里了,要看什么自己调换,我先去忙了。“
      临近中午正是娱乐节目的播放时间,主持人正在调侃热热播剧里的一对情敌,节目效果很好,两位演员十分配合演绎居中名场面,那种情敌之间的剑拔弩张好像要溢出屏幕。
      屏幕外屋里的两人间气氛还好,毕竟是补习社的学生,作为老师的僵尸男即便看不惯对方,还是照例问了问学习。虽然对闲聊毫不热情,但毕竟在埼玉老师家,饿狼在心里吐槽着“怎么这么啰嗦啊,又不教我“,嘴上还是回答了”谢谢老师关心,学的还行“。
      埼玉的单身公寓本就不大,两个个头都不小,又不对盘的人呆在一起怎么都不舒服,亲切的聊家常实在不适合两人,僵尸男叼着烟走到了阳台,熟门熟路的拿起水壶,蹲在角落里对着仙人掌“好久不见了,你长的还不错,说的过去。“
     “收拾好了,没有等很久吧?“埼玉拿着准备好的食材过来。
     ”哎,僵尸男呢,去洗手间了吗?没有声音啊。“
     “仙人掌也需要照顾啊,要照顾好它。“
      收拾好食材的埼玉抬头微笑的看着僵尸男,“但是,仙人掌被照顾的太仔细吧,总是浇水反而会更容易死。快过来,要吃饭喽。“
      三人在桌旁坐定,埼玉期待已久的白菜火锅总算可以吃了,三人间虽然没有热烈的聚餐气氛,但有了一桌食物的调剂也算得上和谐。
     对僵尸男和饿狼而言,和埼玉吃饭没什么可紧张的,可是两人都对彼此的存在心存戒备。
    『哎,还以为多个人就不会那么尴尬了。也不知道僵尸男怎么了,平时还可以啊蛮幽默的。』眼看着这餐饭要发展到奇怪的走向了,埼玉赶忙招呼两人“吃的习惯吗、味道怎么样、要多吃一点“, 边说边给两人夹菜。
      吃饭时的埼玉总是格外的认真,却又有平时看不到的放松的一面,吃饭的间隙饿狼总忍不住观察埼玉,吃到喜欢的食材开心的埼玉、吃得太快不小心烫到的埼玉、害怕没夹住食物掉下去的埼玉……。发现埼玉看过来,饿狼低下头佯装吃饭的样子,心里却不住的想,要是能像摄像机一样记录下这一切就好了。
      午饭结束收拾好东西,埼玉摸了摸肚子,怎么感觉都有点大了,果然是吃太多了吗,本来还想着躺着看会漫画,为了自己的腹肌着想,果然还是要散步吧。
      “僵尸男、饿狼要不要一起去散步,我感觉有点吃多了。“说完埼玉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和喜欢的人吃完饭一起散步,挺起来又生活又浪漫,前提得是就你们俩。三个人都在路上,僵尸男和饿狼一左一右的把埼玉夹在中间,可能是帅哥夹秃子的组合实在不多见,一路上一直有小女生,看着他们笑声嘀咕。不用想埼玉都知道肯定不是看自己的,一路走到街区的路口,想着这回这两个家伙该回家的埼玉,对着两人招了招手,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TBC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这么写的都是坏人。

【all埼/杰埼】朝五晚九—02

     朝五晚九AU,All埼向。XJB乱写,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2
     僵尸男可能不认识杰诺斯,但杰诺斯却知道他。在想起埼玉就是当年的那个人之后,杰诺斯本打算直接来找埼玉,但一想到两人中间隔了六七年没见过面,加上次见面的过程又不太愉快,他就打消了直接找埼玉的念头,转而开始了解埼玉现在的生活。僵尸男就是他了解过程中引起他注意的人之一。这个人看起来是老师的同事,但其对老师的肉体却颇有觊觎,很危险要多加小心。
      埼玉看着杰诺斯,感觉对方好像在僵尸男进来之后就突然紧张;了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脸红害羞的样子。不过杰诺斯的名字的确有些耳熟啊。
      “杰诺斯?”
      埼玉的声音成功的将两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只不过杰诺斯眼中是对埼玉的期待,僵尸男眼中是对杰诺斯这个登徒子的厌恶。
     “杰诺斯,很抱歉虽然我们可能见过面,但是我现在的确是没想起来,要不然你讲一下我们两见面的经过?我听听看,说不定就能想起来。“
      果然,老师还是像当年一样的温柔。杰诺斯无视掉了一旁的僵尸男,直直的望着埼玉讲起了两人相遇的故事。
     “那天对老师而言可能漫漫夏日中最为普通的一天,一样的热气蒸腾,一样的知了鸣叫,一样的还没吃完就溶掉的棒冰。但那天对我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一天,因为那天老师不仅仅救了我,还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
     大概在六七年前吧,我15、6岁的时候,作为寺庙继承人的我在一个偏僻小巷里,差点被一帮不明分子绑架。当时我很害怕,不断的挣扎拼命的呼救,却没有任何人来帮助我,就在我绝望的以为要被绑走时,老师您出现了。就像漫画里的英雄一样,逆着光出现在巷子口,老师真的非常厉害,一个人就打走了那些人,救了我。
      我当时一直抱着您哭,很害怕,不敢想没有您的出现我会怎样。您很好脾气的一直哄着我,我好想还把眼泪和鼻涕擦在了您衣服上。您一直拍着我的背,我当时脑子很乱,您带着我在河边散步,请我吃冰棒,整个下午我们都在一起。
      请您原谅我没有更早的找到您,其实在老师送我回家之后,我就生了一场大病,病了半个月左右,病好了之后有些记忆就开始模糊了,但老师的身影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直到再次与老师相遇,我梦中的您也逐渐清晰,这一定是神的旨意……“
      当杰诺斯讲到夏天的时候,埼玉就想起来了,很多年前他的确曾经救过一个爱哭的小鬼,不过杰诺斯的话实在是有点太多了,导致后面的部分埼玉一直在发呆,没听进去。而且为什么要一直盯着他的眼睛讲啊,又不是不眨眼比赛,就算是男人被盯着看这么久也会难为情啊。
     “杰诺斯,能总结到20字以内吗?“
      杰诺斯迈步上前,握紧埼玉的手说
      “老师,和我结婚吧!“
      “结婚!!!!!!!!!!!!“
      埼玉和旁边的僵尸男同时发出惊呼,埼玉看着一脸认真觉得,他果然是和寺庙有孽缘啊,竟然被一个和尚求婚了,是个尼姑也好。僵尸男推开了握着埼玉的杰诺斯,横在了两人之间,一脸不屑的看着杰诺斯。
      “小和尚在庙里老实的念经就好,结婚这种事还是交给我们大人吧。”
      虽然,被奇怪的和尚求婚的确很让人吃惊,但为什么僵尸男这家伙比自己反应还大,该不会是因为明明僵尸男更帅结果杰诺斯和我求婚他不高兴了。哎,那果然是只有长得帅的才知道的精神世界吧!
      僵尸男过激的反应直接证明到了杰诺斯的猜想,这果然是个觊觎老师肉体的家伙。作为寺庙的继承人,杰诺斯有绝对的信心能赢过对方,他早就查过了他是婚恋市场中最受追捧类型,高富帅他就是这个类型。杰诺斯本准备和僵尸男直接理论,余光却瞥见了门口好像聚集了数名补习学校的职员。
      不能给老师的同事留下不好的印象,老师和他们相处的很好,结婚的时候还要邀请这些同事。
      杰诺斯态度突然软化了下来,僵尸男本以为对方是摄于自己的强大气场,杰诺斯却投下另一颗炸弹
     “那结婚的事情先缓缓,我先从老师的学生做起怎么样?”
      这次埼玉和僵尸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聚在门口的职员们抢先了一步。
      “没想到啊埼玉,你竟然要和和尚结婚了,果然这秃头不是白留的。”——来自看热闹的吹雪
      “埼玉,师生恋吗?” ——来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龙卷
      “埼玉这么早就要结婚了吗?虽然对方的确很帅,但会不会有些仓促啊?” ——来自我心里苦但我不说的King
      “埼玉老师结婚吗,是要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了吗?”——来自我这双眼睛看透了太多的邦古
      “结婚!”——来自眼镜背后看眼睛看不见的无证&偶像包袱两米八的假面甜心
      埼玉看着会客室里吵吵嚷嚷的人群,心却忍不住滴血,我的特卖会啊。
      没挤进接待室的索尼克也急得不行了,到底谁和谁结婚啊!是埼玉和僵尸男,还是僵尸男和金发帅哥,难道说是埼玉和金发帅哥,该不会是那个吧。索尼克突然一个健步挤进了会客室,大吼了一句
      “埼玉,三个人结婚是不合法的,你还是成全他们俩个吧,我音速索尼克勉强愿意和你结婚。”

【all埼/杰埼】朝五晚九—01

     朝五晚九AU,All埼向。XJB写,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1
      这天是埼玉所供职的英文补习学校一年一度来庙里祈福的日子,也是仅次于特卖停售埼玉他最害怕的日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个和尚却留光头的原因,埼玉每次来寺庙的经历都不太美好。被怀疑是对家寺庙的卧底、差点被热心的住持收徒、遇见超大却打不到的蚊子,最厉害的一次,因为穿的西装革履表情却臭臭的被误会是来收保护费的番组成员。
      寺庙里奇怪的经历倒还好,又不是每次都会碰到。让埼玉受不了的是漫长的祈福过程都是跪坐的,看着正在上香一脸虔诚的老校长邦古,埼玉在心里咆哮,这样很容易麻腿的啊!
     “埼玉,你还好吧?”
      旁边的king一脸关切的询问,埼玉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
      他现在的情况实在称不上好,都麻到感觉不到腿的存在了。老师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去上香,看着正在上香的King,埼玉稍微活动了一下腿,心里不住的祈祷,轮到自己的时候可千万要顺利啊。
      King之后轮到了埼玉,走出来的过程很平稳,埼玉在心里给自己加油『你可是学生心里的光头超人啊,要努力一定没问题的』。眼看着要顺利的走到位置了,埼玉脚突然一麻没站稳,身体前倾一下子就把香炉打翻了,好巧不巧的落在回头看过来的和尚头上。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个香灰头的和尚都紧张的看着埼玉,埼玉却托着脸一脸认真的看着和尚的头顶『哇,现在的和尚都这么厉害了,长头发还是金色的,不过这样子香灰会很难打理吧』。
      杰诺斯作为寺庙的继承人的表现堪称完美,毫不逊色于机器人,从来没有出过错,但是这个完美的记录却在一个英文补习社的祈福仪式上被打破了。这说不上什么大事,又是意外事件,按理来说应该很快就会被忘掉。
       但他却总觉得见过那个打翻香灰的人,那张脸很熟悉,只不过光头让他有些陌生,终于在某个深夜杰诺斯脑中最深层的细胞播放了两人相遇的画面。梦里小时候救过自己的那个人,模糊的脸渐渐清晰最后和那张脸重叠在了一起。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大家回去要记得温习今天的内容,尤其是你饿狼,下次上课不要只盯着老师的脸,我的脸上有没字。同学们下次见了,作业记得完成。”
       看着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离开教室,埼玉一脸欣慰『正好刚上了特卖的时间,今晚要不要吃白菜火锅』
课程结束后僵尸男拿着讲义走出教室,看着隔壁教室的埼玉拿着水杯出来,刚要开口邀请对方一起吃晚饭,一个声音却先于他传来。
       “埼玉老师有人找,请到会客室。”
       无证坐在前台,正准备告诉埼玉来的人是个穿着僧袍的金发男,一脸不善的样子要小心,一抬头埼玉却不见了,只有桌子上的水杯还袅袅热气上升。
       埼玉想无论是谁今天都要速战速决,毕竟特卖不等人啊,去的晚了新鲜的白菜就没了。但当门推开的一刻,看到了一身僧袍的金发帅哥,他就只能忍痛给特卖打上了红色的叉叉。
       会客室里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无证端着茶水进来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幕,一边是埼手足无措坐在那里还一脸呆样的埼玉,另一边是迷之脸红还紧紧攥着衣服的杰诺斯。
      “茶放在这里了,两位慢用。”
       无证退出房间后,好奇的同僚们就立刻围了上了,虽然心里埋怨着大家怎么都这么八卦啊,但无证还是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
      “虽然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但是没有什么暴力事件发生,应该不用担心。”
      一众人看着无证笑眯眯却没有再多说的意思就散了,只有King和僵尸男两人站在门口,视线依旧落在会客室。
      在尴尬再次蔓延之前杰诺斯开口
      “老师,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得以有缘再见,这些年您过的还好吗?我十分想念您,希望您能原谅我没有在上次见面的过程中认出您,您的变化实在……,当然您现在也十分帅气。“
      埼玉看着对面的金发帅哥低头脸红的样子,实在不知道该先吐槽对方随便叫他老师,还是该先吐槽还没互相介绍就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不过就算是男孩子也不要奇奇怪怪的脸红啊,喂!
     “那个,我们两个算上这次应该是第二次见面吧?还是不要叫我老师比较好,感觉很奇怪的样子。“
      听完埼玉的话,杰诺斯猛的一抬头,顶着张红红的脸看着埼玉,撑着桌子身体倾,一张帅脸突然放大出现在埼玉的面前,声音也陡然增大
     “老师,我是杰诺斯啊!您难道忘了我吗?“
      杰诺斯这一喊,喊的埼玉脑子一懵,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会客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僵尸男一进来就看到金发和尚脸色发红,却快要贴到埼玉身上的样子,本来就发青的脸看着都泛绿了“你不是和尚吗?你们出家人都这么开放”。说着,一把拉起埼玉的手臂将两人分开。
       虽然被僵尸男架着手臂的姿势看着有点丢人,但埼玉还是感激对方的及时出现,只不过没必要一直这样吧。埼玉甩开了对方的手臂,但看着僵尸男一脸要保护自己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自己有不是漂亮的女生,有什么好紧张的』。